导航: 经典美文优美句子诗歌散文微小说美文随笔日记摘抄人生哲理励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签名说说座右铭语录话语大全

关于心迹为题的散文


【www.kaoshila.cc - 散文 时间:03-23】
关于心迹为题的散文

  但凡社会变型,时代变迁,人生变幻,总会派生出不同程度的震荡与骚动。来自社会现象的,来自生活规律的,来自心灵深处的。就像坐飞机遇到强气流,坐汽车行驶颠簸路。如果说人生是一部书,那么,每一个变数都是这部书中的章节与段落。当你沉缅于故事情节中时,情绪起伏跌宕,心灵恍惚迷离,你的身心只能跟着感觉走。经历过才会有切肤感受,过程对躯体和思维是磨砺,结果对生命和阅历是丰富,盘点时才知道胜负盈亏。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著名作家路遥的长篇小说《人生》,如一块石头投进我的心湖,在原本平静的水面上激起层层感情的涟漪。一九八四年七月,我正在本县一所乡中学当语文教师,得到确凿消息,县委宣传部经过考察筛选,决定调我到县委通讯组专职搞新闻报道。这无疑标志着我人生轨迹的一次重大转折。消息的到来令人激动、欣喜、亢奋,但等待的过程却显得那样漫长、寂寞、枯燥。

  对于季节来说,这是与去年相比没有什么两样的普通夏天。校园里的大柳慵懒得无精打采,花坛里的月季花干渴得垂头丧气。蝉儿在背阴处嘶鸣,蚊虫在池塘边肆虐,时间在匀速运动,热浪在加速升腾。而对于我,这个盛夏却闷热得让肢体和心理都难以承受。满腹的心事不敢向领导和要好的同事倾诉,因为深知,剜不到篮子里的都不能算菜。只怨太阳不解人意,每天起得太早,落得太晚。在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中,平生第一次体验着煎熬。

  花去半个月的工资,买来一部小型的半导体收音机。这个会说、会唱、会闹、会笑的小精灵,白天守在案头,夜里伴在枕侧,忠实地陪我打发着规律、单调、机械的光阴。

  下午没课,在办公室批改那两摞永远改不完的学生作文。那个会说话的小匣子,竟在耳畔预报说:近期将播出根据路遥的长篇小说改编的广播剧《人生》。这篇小说我读过,同样当过民办教师,也许即将到县委通讯组当新闻干事的我,与小说中主人公高加林已经和将要的偶然巧合,在我的心灵深处再次形成强烈的共鸣。

  我算是彻底被那个能倾听到人物生动语言,揣摩出喜怒哀乐情绪的广播剧陶醉、征服了,完全沉寝在广播剧营造的故事情景中。中午听一遍,晚上重播时还听。备课写教案时,翻开字典,会忘了要查什么字;上课时,讲授文章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思维会突然中断,惹得学生在下面窃笑;有几次值日,听着听着,竟忘记了时间和职责,该下课了没有去打钟,同事和领导都颇有微辞。每到晚上,思绪就像脱缰野马,挽不住,唤不回,查着屋顶的椽子,想着剧情,对比着憧憬着自己的未来:与高加林相比,我是幸运的,没有被大队支书把民办教师下了,教书七年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了正式国家教师。我没有当地区劳动局长的叔叔,往上查三代都没有个当官的,没人给我想办法,开后门,我会成为那个神秘大院里的一员吗?真的到县委通讯组当了新闻干事,我会像高加林那样拚命工作,干出业绩,但我不会像高加林那样抛弃我勤劳的妻子和四岁的儿子。我没有在县广播站当播音员的漂亮前卫的女同学,肯定不会交桃花运,制造人生的罗曼蒂克……

  墙外稻田里的青蛙唱累了,在田埂上酣然入睡。黎明前的黑暗携带着些许凉意悄然而至,村子里早醒的公鸡开始引吭高歌。刚跨进温柔梦乡门槛的我,还没来得及享受梦的惬意与甜蜜,便被起床的铃声唤醒。强睁开酸涩的双眼,擦一把疲惫的脸,教室里已传出朗朗的读书声。

  又是一个响晴的白天。四肢倦怠,心绪浮躁,大脑迟钝。上课、备课、听广播,每个规定性动作都按照时间的要求重复完后,夜幕,又不可抗拒地降临人间。

  关起门来,舀一盆清水擦遍全身,用最原始的方法稀释着难耐的燥热。倚在床上,听完重播的广播剧,又反反复复地选择一个又一个频段,终于没有寻到引人入胜的节目。在这个酷热的深夜,思维又被剧情撩拨得异常活跃起来。



上一篇:父爱如山散文

下一篇:返回列表